雅典表为所有全新购买的腕表提供延长的五年全球联保服务。

延长您的全球联保服务 关闭

珐琅装饰

这门装饰技艺被遗忘已久,仅为小部分手工匠师掌握。珐琅专用于装点非凡腕表。珐琅腕表的工艺繁复、细节精美、装饰栩栩如生、整体观感精妙,是收藏者梦寐以求已久的佳品。


“大明火”珐琅

“大明火”珐琅表盘多呈现白色、米色或不透明色,自17世纪以来流传甚广。“珐琅或搪瓷”专用于称呼经过熔化、玻璃化或熔融矿物质釉料在高于500°C的温度下烧结而成的玻璃化作品。

Enamel

该技艺运用于品牌工坊制作的所有珐琅制品。Donzé Cadrans确保珐琅表盘的整个制作流程沿袭古法和最纯正的传统,以铜为胎骨。所有的贴花,无论是黑色、蓝色、红色还是其他颜色,均以珐琅精制。

表盘表面经过了珐琅贴花的润饰后,需在炉内抛光。为秒针盘制作附加子表盘,再进行焊锡。“大明火”珐琅表盘出现任何碎裂或损毁现象,均无法修复。然而,由于当今的制作技艺已接近古法,珐琅匠师可以完美复刻原始表盘,这亦是保存作品价值的重要技巧。我们的工坊常常为博物馆展品、拍卖的贵重物品或私人藏品提供服务。

Dial

“玑镂和佛朗尅”珐琅

“玑镂”指在玑镂机板上完成的装饰。其造价不菲,因而通常只用于装点金、银等贵重金属打造的表盘。

Flinqué

“佛朗尅”指运用冲压工具在“手工玑镂”胎体上打造的纹饰。该纹饰需使用冲压件施加超过100吨压力方可形成。打造这两种纹饰宜使用半透明或不透明的珐琅,以更好地区分两种图案的特色。施涂珐琅后,匠师必须抛光、钻孔或进行其他润饰。贴花将使用丙烯酸涂料绘制。

内填珐琅

拜占庭的匠师承袭并精进了古罗马人的技艺。雕刻师先在镀金金属胎中挖出三维空腔,珐琅匠师再在其中填充玻璃浆或液流。这一技艺被称作“内填”。如今人们熟知的大多数拜占庭珐琅都诞生于9世纪至12世纪间。公元726年-787年的破坏圣像运动将多数8世纪前的圣像珐琅作品毁于一旦。内填珐琅技艺诞生于掐丝珐琅之后。

Cloisonné

如今,内填技艺凭借其高品质的精致设计名声大震,可与掐丝珐琅平分秋色。内填技艺倚赖两名不同匠师——雕刻师和珐琅匠师的协作。雕刻师需在镀金板上挖出三维空腔和各式图案,以便珐琅匠师在其中填充不同的珐琅釉料。

珐琅填充且抛光完毕后,再由雕刻师凿刻出表盘的所有区域分隔线,并运用错觉处理法雕刻出三维立体感。雕刻师唯有熟练控制凿刻力度、采用行云流水般的连贯手法才能缔造这一精致作品。修复工作需要花费8至15小时。这些表盘在制作时均需要同当地独立雕刻师密切协作。

Dial

掐丝珐琅

这一方法复兴了源自中世纪、在4世纪时广泛应用于拜占庭帝国和西方世界的古老技艺。它旨在用金丝勾勒出用于细致填充珐琅的区域轮廓。根据期望呈现的最终效果,Donzé Cadrans会选用米兰尼斯镌刻法(棋盘式)或传统镌刻法,有时还会使用“手工玑镂”技艺装饰表盘基底。掐丝技艺使用的基底板多为18K金打造,其上用于分隔的金属丝也以18k金制成。

Folding of the partitions

掐丝

这门技艺虽为数位匠师掌握,但成品的品质却参差不齐。而分隔区域常常是产生差异的关键,它可以是圆形或方形的。圆形的分隔区域在固定金丝时具有优势,因为金丝在填充珐琅时不会或很少移动位置。然而,该形状很难闭合,美观效果可能大打折扣。

掐丝上釉

珐琅匠师必须在用于分隔的金属丝两侧涂上同等厚度的一层釉料,才能确保掐丝不会移动位置。如果一边的釉料厚,金属丝就会在冷却过程中在拉力的作用下,向这一边偏移。匠师需要施涂三至四层珐琅色釉,并在800°高温的烧窑中将其烧制六到七轮,方能营造出图案的深浅效果。釉层需先用合金挫刨平,再送入窑中烧制出玻璃化釉质,随后再行抛光。

Cloisonné enameling

邮件订阅

感谢您订阅我们的时事通讯,掌握所有雅典表的最新产品、活动和创意

订阅
WeChatDesktop WeChatMobile